偷偷撸1_撸管男图片_撸二哥 影音先锋_撸二哥电影男人网站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再世情仇 第十二章
 

    再世情仇 第十二章

    时间:2018-07-25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有天晚上,我正坐在书桌旁心不在焉的翻着课本,房门上突然响起了敲击声。我起身拉开门一看,是妈妈站在面前。   「小兵,我可以进来么?」她浮起笑脸柔声问。   「可以。」我淡淡的说,把她让进了屋里。今晚妈妈穿着套短袖的花纹睡衣,身上带着股清新好闻的香水味,刚洗的长髮随意地披在肩上,显得既妩媚又秀气。面对这样一个美女,没有哪个男人能狠心说出拒绝的话的。   「在看书?妈妈没有打扰你吧?」她若无其事的在床沿坐下,优雅的翘起赤裸的右足,看似随意的搁在了我的椅子上。睡衣的下摆顿时掀了开来,露出了一截雪白丰满的大腿。   我忽然明白了。妈妈害怕我今晚再次拒绝和她交流,所以不惜以美色作为诱饵,来向我展开进攻。至于她这样做,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是出于一个漂亮女人的天生本能,下意识的向异性展示魅力呢?还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毅然的下了决心,要不息一切代价的讨好我?这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不管怎样,妈妈走出这一步都是危险的,也可以说是正中我的下怀。我在剎那间打定了主意,要让妈妈玩火自焚,一步步的滑向乱伦的深渊……   我定了定神,不冷不热的说:「有事吗?」   「哦,不,只是想跟你聊聊……」妈妈迟疑了一下,预言又止的说,「小兵,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我生硬的回答,可是目光却故意瞟了一眼的裸露的大腿。这当然瞒不过一直留意着我的妈妈,她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似笑非笑的望着我,一副蛮有把握吃定我的表情。   「如果你心里藏着什么话,完全可以跟妈妈说。当然,你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属于你的隐私,我不应该打听……不过,妈妈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是什么让你近来一直闷闷不乐?」   我皱着眉头,做出一副踌躇不定的样子,好半晌才低声说:「妈妈,真的没有什么啦!你别那么多疑好吗?」   「你骗人!」妈妈直视着我的目光说,「你心里明明有情绪,我看的出来!为什么……你为什么就不能跟妈妈说呢?」   「可是,我要是说出来,你一定会生气的!」   「看你说的!你是我儿子,妈妈怎么会跟你生气呢?」她一脸的嗔怪,足尖在我的腿侧轻碰了两下。那样子不像是母亲对儿子说话,倒有几分像是对着情人撒娇。   「那么,你能向我保证,我无论说什么你都不生气吗?」我欲擒故纵,不动声色的问。   「好啊,我保证!」妈妈笑意盈盈的说,浑然不觉已开始踏向陷阱。   我装作犹豫了好半天,才不情愿的出了声:「妈妈,你还记得一周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喝了很多酒,结果喝醉了吗?」   「记得。这件事我已跟你解释过了,有什么问题吗?」她不解的问。   「问题倒没有……」我吞吞吐吐的说,「不过……不过我当时做了一个梦,一个莫名其妙的怪梦……」   「哦?是什么怪梦?」   「我梦见自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摆着一个香案,墙上挂着巨大的黄幔和花花绿绿的符咒,角落里还燃着几柱熏香……」我侃侃而谈,把那晚客厅的摆设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连最微小的细节部分都说的半点不差。   妈妈脸上的笑容逐渐僵住了,血色一点一点的从双颊上褪去,强自镇静的说:「小兵,你……你真的梦见了……这些?」   我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低沉着嗓子说:「是啊,而且我还梦见了妈妈你呢!我刚在沙发上坐下,你就出现在客厅的门口。让我震惊的是,你居然……居然……」   「居然什么?」妈妈紧张的追问,眼睛里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我突然把语调放缓了,轻鬆的说:「让我震惊的是,妈妈你身上居然没穿任何衣服,是光着屁股的……」   这句话却和事实不符,妈妈一怔,轻轻的吁了口气,脸蛋却羞得飞红,啐道:「小鬼,你胡说什么?」   我充耳不闻,自顾自的说下去:「你走到我身边,亲手帮我脱掉了衣服裤子,于是我也和妈妈一样,变成光溜溜的啦。你接着对我说,妈妈和儿子之间是不存在隔阂的,所以应该恢复最原始的野兽状态,并彼此了解对方最隐私的秘密……」   「呸,呸……死小鬼,妈妈怎么可能说出这么荒诞的话?你简直是胡闹……」妈妈的脸更红了,就像心中有鬼似的,双眼闪闪烁烁的不敢和我对视,低声说,「然后呢?你还梦见了什么?」   我壮起胆子,露骨的说:「然后,我梦见妈妈你躺到了地上,双腿大大的向两边张开,把整个阴户都淫蕩的露在外面,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白嫩的奶子,另一只手按在骚穴上自慰……」   「够了,小兵!」妈妈又羞又恼的喝住了我,面带愠色的大声说,「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下流话?在妈妈面前也敢这么放肆?」   她嘴里虽然在愤怒的斥责,可是直觉却告诉我,妈妈其实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生气,她与其说是在责备我的无礼,倒不如说是在借此维护面子和尊严,并掩饰住自己的失态……实情是不是这样呢?我决定赌一赌……   「不是你叫我说出心里话,而且保证不生气的么?」我忿忿然的别过头,委屈的说,「好,你不听就算了!本来后面还有个很重要的秘密,现在我也懒得跟你说了……」   「重要的……秘密?」妈妈的脾气一下子没了,表情又紧张起来,像是生怕我还隐瞒着什么真相。她尴尬的陪着笑脸说,「小兵,妈妈不是生气,只是有些……有些不好意思……你肯把心里话说出来,妈妈高兴还来不及呢!你……你继续说吧,妈妈保证不再打断你啦!」   我板着脸说:「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个梦里的很多行为、很多话语都是极其淫秽下流的,妈妈真的还想听吗?」   「啊……不要紧的!」妈妈硬着头皮说,「你一字不漏的複述出来好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妈妈绝不会怪你。」   我暗暗发笑,知道妈妈此刻最急于了解的是,我到底只是发了个内容不堪的春梦呢?还是真的梦见了那晚发生的可怕事实。她一定记得,云大师曾再三警告过,不能让我知道任何关于「前世」的信息。因此对她来说,我的梦境和现实越相符,就越不是个好兆头。我几乎可以肯定,从现在起不论我说出多么猥亵的话,妈妈都会强行克制的听下去的,直到她解决了心头的疑虑。   「接下来,妈妈你示意我靠近点,帮你做一个全身的按摩。你说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被男人的手掌抚摸全身的动人滋味了。你需要我暂时抛弃儿子的身份,来扮演一个强壮男人的角色,以便滋润你空旷已久的身躯……」   妈妈满面红霞,默不做声的倾听着我的污言秽语,起初她还显得十分扭捏害臊,羞恼之意溢于言表。但是随着我的语声慢慢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听起来带着种特别的诱惑,娓娓动听的挑逗语言也增添了靡乱的气息。加上这些话本来就是我以「心魔先生」的名义,在电话里和她调情时常常说的,可谓运用的熟练之极。妈妈哪里还能抗拒呢?她很快就听的入了神,眼光逐渐的朦胧了起来,时不时的张开小嘴,发出一两声压抑的喘息。   我留心观察着,口中不停的说着话,右手悄悄的探出去,握住了妈妈搁在椅子上的秀美玉足,灵巧的按压着脚心。她只是微微一挣就不动了,任凭我的手掌从足踝开始一寸寸的向上侵略,沿着匀称光滑的小腿攀爬到了圆圆的膝关节处,在那里驻扎了下来。   「跟着,妈妈你把脚尖架到了我的膝盖上,有点像我们现在摆出的这种姿势……你要我用最温柔的手法,来按摩你的腿部肌肉。喏,就是像这样……这样按摩……」   我一边柔声细语,一边把妈妈的睡衣下摆撩到旁边,两截丰腴白皙的大腿登时全部暴露了出来。那流畅自然的线条、丝缎一般光滑的肌肤,摸起来简直令人爱不释手。我一直「按摩」到了接近大腿根部的位置,才被妈妈本能的阻止了…   「后来,你又用两只脚掌夹住了我的阴茎,来回的搓动摩擦着……你说要把它由疲软的小鸡鸡,改造成坚硬粗壮的大鸡巴,这样才可以给彼此带来快乐…」   在我的刻意勾引下,妈妈就像被催眠了一样,完全沉溺在了听觉和触觉的双重快感中。她欲言又止的咬着下唇,两瓣屁股在床沿上不易察觉的微微摆动,白生生的玉足也探到了我的胯下,五根脚趾蜻蜓点水般的轮流轻碰着阴囊。   就算傻子都看的出来,此时的妈妈已经非常想要了,她的身体里正在燃烧着足够淹没理智的慾火,渴望着最激烈的性交。可是,女性的矜持却使她难以启齿,无法痛快的撕下「母亲」这个虚伪的面具。   我知道,最关键的时刻来临了。眼下所有的条件都已成熟,就等着我发出决定胜负的一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空难后的一男六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