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撸1_撸管男图片_撸二哥 影音先锋_撸二哥电影男人网站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投其所好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投其所好

    时间:2018-07-24 「王子殿下,请!」鲁图先继续向高奇敬酒,一副毫无察觉的样子。   「哦,鲁先生请!」高奇被唤醒,又跟鲁图先碰了一下酒杯,「咕咚」一声饮下满杯美酒。   酒过三巡,鲁图先看高奇的脸色开始红润,便放缓了敬酒的速率,毫不拘谨地吃一口小菜,开始慢条斯理说道:「王子殿下,此番我皇委派鄙人出访贵国,实为前来助王子殿下达成心愿,建立不世功业的。」   「先生此话怎讲?」高奇大概是心里依然有些拿捏不準,明知故问道。   「王子殿下还是放下心来吧,这个不会骗人吧!」鲁图先嘴角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枚金针向高奇递了过去。   望着曾经在艾司尼亚,同叶天龙和鲁甸太子旦互立的信物,高奇终于彻底放下心来,既已如此,他也就再没必要藏着掖着,于是沉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贵国天龙陛下此时一定希望我英西帝国趁亚素、武安和楚越深陷法斯特战争泥潭之际,出兵攻打这三国后背吧?」   真不愧为英西帝国王位最有力的竞争者,对当下大陆形势可谓一语中的,然而,鲁图先却摇摇头道:「殿下所言即是,不过也请殿下明白一点,儘管目前形势对我法斯特不利,然而如若我法斯特上下一心,众志成城,要驱除外敌,倒也不是没有可能。而重要的是,当前三国深陷法斯特战争泥潭,他们已经无法退却了,这对殿下来讲,可是十分难得的机会啊!」   「鲁先生,我也不妨直言相告,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得冒很大风险的,一个不小心,轻者身败名裂,重者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乃至背负千古罪人的骂名啊!」高奇一番感慨,不过倒也是其心声。   精明的冰血鬼族男人何尝未曾听到高奇已经动心,不过是还需要一把更加激烈的火焰刺激一下而已,「王子殿下,只要我们确立合作大局,至于殿下担心的风险问题,我想我皇会从各方面给予殿下帮助。这样吧,殿下可能有些醉了,暂且歇息几个时辰,具体的一些问题,我们再择时详谈如何?」   鲁图先说着,也不管高奇应允与否,又是举手轻拍几下,方纔那位送酒女子应声而入,一双媚眼巴巴地望着高奇。   随即,鲁图先又对从头至尾默不作声的申罡说道:「这位兄台,可否随鄙人出去聊一会呢?」   摆明了,这是要为具有特殊爱好的七王子殿下和进来的这位女子营造一个独处空间,申罡迟疑一声,「这……」   「没事的,你且下去吧,让本王好生休息一番。」眼睛不离那名女子的高奇,难掩迫不及待的心情,朝申罡挥挥手道。   「遵命,殿下,属下告退!」申罡深行一礼,随鲁图先退了出去。   出了房门,鲁图先正欲往前行去,却发觉申罡就站在门口,一副为主人保驾护航的架势。   鲁图先回转身,故意提高了音量道:「这位兄台,想必王子殿下希望您能跟我离开远一点,那边已经备好薄酒,还是去那边坐坐吧?」   申罡正欲开口回绝,突然从房间内传出高奇的声音,「鲁先生叫你去就去嘛,一直待在外面,我怎么能休息的好!」   申罡不再说话,随着鲁图先出了精緻小院,只留下一阵阵诱人的香气在院落里萦绕!   而在屋内,高奇望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他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围着女人连转了好几圈。没错,他确信眼前的女人,就是当日很令自己和鲁甸太子旦羡慕的那个为叶天龙服务的女奴。难道,这是叶天龙刻意送与自己的礼物吗?凭叶天龙的聪明,那次肯定看出了自己对这个女奴的兴趣!当日情景可是令高奇好长一段日子食不知味啊!   「抬起头来,让本王好好看看!」高奇往鬆软的坐垫上一靠,兴致盎然道。   女人乖乖地抬起头,一双如丝媚眼半含忧郁半含娇,高奇忍不住就想将其吞了。   他一伸腿,脚刚好抵至女人跪卧的膝头,女人立刻轻轻抚手揉捏起来,真是温顺懂事之极。   「看着我,想想还认识我吗?」高奇拿脚捅了捅女人,饶有兴致地问道。   「奴下觉着先生好生面熟,总有似曾相识之感,然而奴下孤陋,怎可能得见先生颜面,今日只当是上神发了何种慈悲,让奴下与先生有此良缘,就让奴下好生伺侯先生吧!」女人一副娇态横生的模样,并朝前挪了挪身子,以俯身趴在了高奇腿上。   「哈哈,你叫什么名字?」高奇心里很清楚,此种情境之下,一个有职业素养的牝奴是不会提及过往事情的,不过他还想试探一番。   「奴下一粗鄙女子,哪有什么名姓,先生觉得如何叫唤舒坦,就怎样唤奴下吧!」女人拿脸在高奇大腿之上不住地蹭着,说出这番话来倒也满含忧伤。   不过,这也确为她的心声吧!自从背叛脱离了女神战士,又在尤那亚手下受尽凌辱,后来被叶天龙属下俘获,又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牝奴,现如今又被千里迢迢送到这里,她脑海之中还何曾有过「星娅」这两个字呀!   「呵呵,很好,就似我贴身香包,我就唤你小香荷吧!」高奇甚是满意,脸上笑开了花。   「谢先生赐名,奴下是您忠诚的小香荷。」星娅整个身子又往前挪动了一下,这下她那张俏粉的小脸已经紧贴高奇下腹部了。   「哦……」高奇低呼一声。   此时的星娅已呈马爬之势,一口叼住高奇黄褐色裤带,螓首上扬,倏地一下将其鬆解,顺滑的丝质面料终经不住重力,朝腿下滑去。与此同时,星娅一头发丝也垂落下来,扫在高奇粗壮的大腿肌肉之上,便似那万千蚁虫狂舞,酥麻酸痒得甚至过瘾!   星娅却并未停止,一张灵活的小嘴在高奇腹胯间上下翻飞,很快,那根青筋激爆的火龙便已跃然胯间。   星娅呵气如兰,微弱的气息吹拂在乌红巨龙之上,好不令高奇颤慄不断。他望着星娅那红若熟樱的双唇,凑在此间上下移动,眼看着一条香舌半吐半含,若隐若现在吸合有度的红唇之间,似那谷中嵌宝,蚌中含珠,端的是生动有趣。   如此挑逗一番,星娅终于檀口微张,一条灵舌闪转出动,和着那龙涎香津上下滋润巨龙。不多时,已是润泽叮咚,咂嘬之声鸣响,闻在耳内,比得那仙乐妙音,酥骨蕩气。   「我的小香荷,吞吧,吞吧……」高奇微微一个挺身,巨龙硬邦邦戳在了星娅娇靥之上,倒似有几分劲力。   奴性十足的星娅没有丝毫犹豫,调整姿势一张嘴,便饱含整个巨龙怒冠,登时小嘴就似被满满撑开了一般,费力地裹含着高奇的龙根。   「哦,真是尤物……」高奇更是兴奋无比,这叶天龙享用的牝奴果然不同凡响,不过也难怪,出自堂堂大陆七大歌舞名家之首的月姬之手,那还能差吗?!   星娅卖力地侍弄着,随着鸣咂之声不断加大,她只能由鼻腔呼出的气息也愈发强烈。逐渐地,这种由鼻腔间呼出的气息便演变成为一种娇哼,随着上下起伏的螓首,那种身体和精神上的舒美快感简直要人命了。   如此侍弄至香烛过半,高奇心中那阴暗的慾望被激发了出来。   他忙不迭起身,一把揽过有些惊愕的星娅,三两下便将其身上衣物撕剥殆尽,星娅顿时就似一枚刚刚剥去外壳的小竹笋,嫩生生、白嘟嘟跃入高奇怀里。   褪尽那最后一丝遮掩,高奇眼中就似熊熊燃烧着大火,迫不及待地将那火阳之物捣进了星娅的蜜穴,也不管是否湿滑,只是一个劲儿地在那里冲刺!   「啊——」一声沉喝,出人意料地迅速,不过就数十抽的工夫,高奇身子一梗,便已经丢盔弃甲,败退而回了。   星娅脸上纵然掠过一丝异样,然而稍稍停顿之后,便十分乖巧专业地用莹润秀口帮高奇清理战舰。而恰在此时,一幕令人吃惊的事清发生了,高奇竟然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星娅脚下,一副乞怜的模样!   星娅显然被这一幕震慑住了,她呆呆地望着立时判若两人的男人,一时间不知所措。   「哦,我的小香荷,请鞭苔我的肌肤吧!我是不赦的囚徒,请你高高举起皮鞭,用力来惩罚我吧……」高奇一把攥住星娅纤细的小腿,眼巴巴望着喃喃哀求道。   星娅并没有动,她实在搞不清楚眼前的一幕,就似在梦幻中一般。   看到星娅并没有行动,高奇就似十分痛苦一般,拿头蹭擦着星娅的双脚,俨然一副宠物猫的架势。   星娅一愕,慌忙间往后一退,一只脚尖抬起之际轻轻碰触到了高奇的面庞,没想到这下就似打开了胸中受虐的阀门,一发而不可收拾!   「小香荷,就是这样,请狠狠地惩罚我……」高奇捧起星娅的一只脚,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粗壮的舌头舔舐起来。   星娅一惊,她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面对这样一个男人,按理说她是不敢抱有任何其他想法的,否则,她这一生恐怕都将逃脱不了那种秘术的噬咬。然而,现在望着这个趴在自己脚下的男人,她胸中那种发洩一下的念头便蓦地升腾起来。   为保险起见,她开始只轻轻捅了一脚,将高奇推倒在地。当她发觉这个男人竟然逐渐流露出一种满足的神情,她的胆子便逐渐大了起来,开始逐分加力。到得后来,她纵使用上了三分功力击打他非要害处,他竟然越是欢喜。终于,她彻底放下心来,一个个花样开始在她的手上施展出来。   就着他那条黄褐色裤带,星娅将其双手敷上,又完全褪下其长裤,一併将双脚也捆上。随后,她又捡起地上的衣服碎条,将其手脚固定在两张案几腿上。   这样一来,高奇想要动弹已是不能——当然了,他压根就很享受,自是不会躲避。   「下面就为先生玩一个女神之泪。」星娅含笑看向高奇,眼见他一副盼望已久的模样,她扭动着闪耀光辉的胴体,从烛台上面取下一根燃烧的蜡烛。   「哦,我的小香荷,那就是女神之泪么?」已经完全进入状态的高奇哪里还顾及什么身份,什么尊严、什么虚伪的正统,他统统不管,他只知道此刻内心急需一种高强度的刺激,以达到压抑已久的快美飙洩!   「你马上就会知道的。」星娅此刻面目之中,那种似曾出现过的邪气又冒出来了。   粗大的红烛要星娅两只手合起来才能攥住,烛心跃动的火焰将烛头一圈儿都映照得通亮,深深凹陷下去的一窝当中,儘是晶莹剔透的烛泪。   她行至高奇跟前,缓缓蹲下身去,腾出一只手,先是在他那密林丛生的腹部轻轻抚摸上去,至胸口膻中,手腕一转打个旋儿又调头向下,如此反覆几度,不能动弹的高奇已是浑身酥软,气喘如牛。   而恰在此时,星娅举烛的那只手早已升至高奇小腹上空。只见她手腕轻轻一偏,顿时一串晶莹烛泪如一条透明的丝线,直向那密林丛生的小腹流去。   「啊……」   一声嘶嚎,高奇一张白净俊朗的脸庞立刻就涨得通红,小腹的肌肉在一片片红色凝固物之下古怪地收缩、扭动和颤抖着,那情景让人看了,实在无法无动于衷!   纵然那声声嘶嚎让人对那种痛苦感同身受,然而细细听来,其中又是透着多少放纵的痛快与畅美啊!   星娅并未停止动作,她就似在男人雄壮的身躯之上描绘一张精美的地图,从下至上,一度到达他两块精壮的胸肌,她对準那两颗挺立的桃珠,恁是将满满一窝烛泪灌注其上,登时「滋滋」之声不绝,高奇整个身躯便似那大地震动,颇有些惊天动地的架势!   这一番完毕,星娅丢开手中红烛,拿手抚摸着那些早已凝固在高奇身上成片似疤痕的蜡迹,目光中既带有一种挑逗的笑意,内中却又难掩一丝解恨的快慰。   「如何,先生,方才美吗?」星娅伏在高奇耳畔,轻呵香气,媚惑道。   「啊……」耳内传来丝丝酥麻之意,高奇忍不住一扭头,呻吟一声。   星娅媚眼之中闪现过一丝阴冷,她缓缓起身,慢慢跨坐在高奇腹部。一双洁白的柔荑从他的面庞缓缓滑过,由颈至胸,十只纤指之上的长长利爪慢慢浮现,偶尔翻转之间,在柔和的灯光下面竟也泛着阴森的光泽。   高奇迷醉其中,他丝毫没有察觉到星娅的纤指已由轻抚逐渐变成轻刺。那泛着寒光的尖利指甲,从起初的平滑刮扫,渐渐弯立陷掐,由轻至重,一行行恰似云燕飞痕就此绘就。   「想尝尝天使霞红吗?」星娅手脚不停,极具挑逗地问了一句。   「来吧,让我死去吧!」高奇狂喘不已,浑身耸动之间,将跨坐其上的星娅也带动得起起伏伏,就似神女策马,飞奔于通往高潮圣殿的广袤草原之上一般。   「嚓」的一声,星娅立刻面目狰狞,便似那横扫琴弦一般滑过高奇胸膛,登时几道血红的印痕一蹴而就,点点细密的血珠从肉中渗将出来,很快便连接成线,犹如丹青大师泼墨,成就了一幅雪骨甘梅图画!   高奇一如当初的反应,不过此次似乎少去了由疼痛带来的苦楚,而更加难掩畅快的兴奋之情,不但从身体上疯狂配合,满脸流露出来的,竟也是无边的渴望和崇敬!   看到这副情景,星娅哪里还有半点顾虑,利爪翻飞,就算那冰血鬼族的男人在场,也会感歎不如。从一道道血印到撕裂的皮肉,从飞溅四处的血丝到渐趋模糊的血肉,一时间整个屋内便如那野兽捕食,血腥得令人胆寒!   放浪形骸的快感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最后,连星娅也在那种发洩的满足感之后快美地享受起来。她横跨高奇之上,披散着流瀑般的髮丝上下起伏,跃动的节律似那疾马快骑,巨大的肌肤撞击欢声雷动,好一派春色无边风雨疾……   所谓潇湘雨歇,春情犹浓,当崭新的红烛再次点亮之际,房间内已经重归平静。   星娅一如当初刚进房间一样,身上已经重新换上一套东倭服饰。而软榻之上,高奇也已衣衫规整,只是沉沉地寐着,似是熟睡的孩童,一副安详静逸的表情。   许久之后,高奇悠悠醒来,一睁眼发现星娅跪坐一旁安静地注视着他,平静之中略带惶恐的神色,就似最初一样,丝毫不见刚刚过去那段时间她异常凶悍的表现。   高奇一下子坐了起来,问了一句,「你怎么还未离开?」   「奴下一定要等先生醒来,打过招呼才敢退下。」星娅垂下螓首,依旧低声下气的语调。   「去请鲁先生过来吧!」高奇显得异常平静,就似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当然了,对他而言,这里毕竟不同于专业的那种地方,作为具有特殊身份的他来说,尽快忘记方纔的过程是必须要做到的。   「奴下告退!」星娅点头致意一下,缓缓起身逕自离去,她同样显得十分平静,大概这正是她从月如属下那里受到的所谓专业素质吧!   当鲁图先和申罡重新回到屋内,高奇便直截了当道:「鲁先生,我深切感受到了天龙陛下的诚意,我们进行合作!」   「鄙人知道,以王子殿下的英明,一定会认识到这一点的。」鲁图先少有笑意地附和道。   「当然,我想贵方需要做些什么,就不需要我再重複了吧?」高奇没有丝毫笑意,而是有些思想不甚集中似的漫不经心问了一句。   「那是自然,只要王子殿下按照我们双方的共同目标迈进,一切殿下不方便出头的问题就都交由我们来处理,相信我们的大业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之下,很快就会得见成效的。」鲁图先爽快地应承着,他知道取得这一步就成功了一大半。   「好了,今后有事直接来我府上联络即可,我们先告辞了!」高奇略显疲惫道。   「既然如此,殿下请便!」鲁图先起身做恭送高奇二人的架势。   行至门口,高奇不经意地回头扫视了房间一眼,似乎是在告别,又似有些不捨。   这一切都被鲁图先看在眼里,末了,他才附耳对高奇说了一句,「殿下为大业操劳之际,可随时来这里放鬆一番,这座小院随时为殿下服务。当然,还有这里的人!」   高奇别样地看了鲁图先一眼,在申罡的陪同下离开了小院。
上一篇:女婿的苦衷 下一篇:淫蕩朋友妻